竞业限制非“儿戏” 谁违承诺谁担责

2020-11-20 15:58 来源:劳动午报 分享到:

为保护竞争利益和商业秘密,很多企业开始与员工签订竞业限制协议。但是,由于签约不规范,履行过程中不守信,以致产生各种争议及法律后果。以下5个案例反映的事实表明,这些争议既有用人单位的原因引发的,也有因劳动者的错误认识造成的。不过,只要双方认真学习理解法律规定,相关争议都是可以避免的。

【案例1】

竞业限制条款并非多多益善

李某于2017年9月入职一家保安公司,双方签订有竞业限制协议,约定李某离职后2年内不得入职本省其他保安公司,若违反需向公司支付违约金4万元。2019年9月,李某因公司拖欠工资而离职,并于一周内入职了同市的另外一家保安企业。公司认为李某违反了竞业限制协议,遂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李某支付违约金4万元。仲裁委认为双方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无效,驳回了公司的请求。

【评析】

竞业限制是限制劳动者在离职后的一定期间参与或从事与原单位同业竞争的活动。《劳动合同法》第24条规定:竞业限制的人员限于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本案中,李某仅为从事基础性体力劳动的保安人员,并非掌握商业机密的核心员工,不属于上述法定的范围。因此,双方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无效,公司无权主张违约金。

根据《劳动合同法》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签订一份公平、合法的竞业限制协议,至少应注意以下方面:一是竞业限制的人员范围不得任意突破。二是竞业限制的地域应当以能够与用人单位形成实际竞争关系的地域为限,竞业限制期限不得超过2年。三是应合理约定违约金数额。如果过高,就违反了公平原则,劳动者可诉请酌减。四是应约定按月给予劳动者竞业限制补偿,补偿标准不得低于法定标准,否则会被认定为免除或减轻自身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约定无效。

【案例2】

劳动者支付违约金也难换来“自由身”

2017年1月,小汪入职A市农行,担任支行个人金融业务部经理职务,双方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约定:小汪离职后2年内不得入职省内其他银行,如违反应向农行支付10万元违约金。2019年2月,小汪辞职后,农行按月向小汪支付补偿金。2019年10月,农行发现小汪已于2019年5月入职同省的B市工行,遂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小汪支付违约金10万元并继续履行竞业限制协议。小汪辩称,他在该农行所从事的业务并不涉及商业秘密,所签的竞业限制协议无效。仲裁委经审理支持了农行的主张。

【评析】

《劳动合同法》第23条第2款规定:“对负有保密义务的劳动者,用人单位可以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与劳动者约定竞业限制条款,并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在竞业限制期限内按月给予劳动者经济补偿。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

本案中,个人金融部为银行的主营业务部门之一,小汪又是负责人,直接涉及该银行的商业秘密和业务关系,应属于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其辩解不能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以下简称《劳动争议解释四》)第10条规定:“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后,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按照约定继续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因此,仲裁委的裁决是正确的。

【案例3】

未约定补偿金不等于劳动者可以“免费”履约

孙某于2017年7月入职一家公司担任部门经理助理,2018年1月转任总裁秘书后月工资增加到1万元。双方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对竞业限制的地域、期限以及违约金作了约定,但未约定给付孙某补偿金。

2019年6月2日,孙某离职后进入与公司无竞争关系的企业,并请求公司按月支付其补偿金。被公司拒绝后,孙某于2019年11月2日申请劳动仲裁,要求公司支付2019年6月2日至申请当日的补偿金并解除竞业限制协议。仲裁委审理后,裁决公司向孙某支付5个月补偿金计1.5万元,并解除竞业限制协议。

【评析】

竞业限制协议中未约定补偿金并不影响其有效性,劳动者只要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即应受偿。对此,《劳动争议解释四》第6条规定:“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但未约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给予劳动者补偿金,劳动者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要求用人单位按照劳动者在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前12个月平均工资的30%按月支付补偿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本案中,双方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尽管未约定补偿金,但这不能成为公司的免责事由。孙某离职后履行了竞业限制义务,公司理应按法定的最低标准向孙某支付补偿金。仲裁委的裁决无疑是正确的。

【案例4】

劳动者未领到补偿竞业限制义务也不会自动解除

朱某于2017年9月10日起担任公司创意部主任,双方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对竞业限制的地域、期限和每月补偿数额作了约定,同时约定朱某若违约须支付违约金9万元。

2019年3月4日双方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后,朱某选择在家休整。由于公司一直未支付其补偿金,朱某遂于同年8月20日入职公司的竞争对手。据此,公司于2019年9月申请劳动仲裁,主张违约金9万元。朱某辩称公司违约在先,自己不再受竞业限制协议的约束。仲裁委认为,该竞业限制协议对双方仍具约束力,应支持公司的诉求。

【评析】

《劳动争议解释四》第8条规定:“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和经济补偿,劳动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后,因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3个月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请求解除竞业限制约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据此,员工履行竞业限制义务满3个月后,单位一直未支付补偿金的,员工享有解除权,包括两种选择:一是催告原单位支付补偿金或者告知其解除竞业限制协议,并留存证据。在催要无果或告知后,可不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二是通过仲裁和诉讼解除竞业限制协议。在行使解除权之前,竞业限制协议对双方仍具约束力,员工的竞业限制义务并没免除。因此,朱某入职公司的竞争对手属于违反竞业限制的行为,其支付违约金的义务不能免。

【案例5】

单位提前解除竞业限制协议其补偿义务不全免

徐某于2016年7月5日入职,公司与他签订的竞业限制协议对竞业限制的地域、期限和违约金数额作了约定,并约定徐某的补偿金为每月2700元。2019年6月,徐某离职。徐某在离职后的第一个月期满时要求公司依约支付其补偿金,公司考虑到其没必要再履行竞业限制义务,因此拒绝支付并于2018年7月申请劳动仲裁,请求解除双方的竞业限制协议。徐某则主张公司应支付给3个月补偿金8100元。仲裁委支持了双方的各自主张。

【评析】

竞业限制期限的起算时间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解除或终止之日,在竞业限制期间双方均可提出解除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争议解释四》第9条规定:“在竞业限制期限内,用人单位请求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时,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在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时,劳动者请求用人单位额外支付劳动者3个月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据此,仲裁委的裁决是正确的。

需要指出的是,劳动者可额外获得3个月的补偿金,只限于用人单位在竞业限制期内解除竞业限制协议的情形。如果用人单位与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之时已告知劳动者无需履行竞业限制义务的,则无需支付补偿金或额外3个月的补偿金。当然,考虑到日后取证问题, 用人单位最好通过书面形式告知并让员工签收。

潘家永 律师

编辑:ZX001

相关新闻

四川维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14000428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川新备13-00005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总)网出证(川)字第01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9
非本网原创图片来自网络,未标明版权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